昨日,西安市未央區鐵鎖村,黑作坊內髒亂不堪,執法人員要求停工 本報記者 趙彬 攝在西安六村堡街辦鐵鎖村,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酸臭的豆花味。怪味源於村西頭一排平房,那裡藏匿著9家製作豆製品的黑作坊。它們生產的豆製品銷往西安市多家大型蔬菜批發市場。
  院子內有人走動記者敲門卻無人應答
   鐵鎖村位於西安石化大道接近西三環處。昨日上午,記者初到該村時,那股怪味的存在讓記者甚至不願去多吸一口空氣。
   “這味道源於村子西邊那排平房,那裡有很多家生產豆製品的黑作坊。”當地村民稱,“不管是白天黑夜,這味道就沒斷過。”順著怪味,記者找到了藏匿著多家黑作坊的平房區。不少家的院子里豎立著鍋爐煙囪,向外吐著黑煙。每家院子的大門都緊鎖,有的門外甚至用鏈子鎖著。
   在一家煙囪冒著黑煙的房外,記者透過門縫向內看到,裡面髒亂不堪,院子里堆放了大量已生產加工好的成塊老豆腐,不時有人在院內走動。記者敲門,院子里卻無人回應,蹲坐在路邊的一位阿婆稱院子里沒人,人出去了。記者註意到,這一片平房共有9個院子安裝了鍋爐煙囪。
  豆腐上方晾曬襪子內衣不時有水珠落下
   昨日,記者將掌握的情況反映給未央區食藥監局六村堡管理所。在執法人員和村幹部到達現場後,這些豆製品作坊才打開門。
   當執法人員進入一家占地約100平方米的院子里時,機器仍在轟鳴運行,工人們並沒有因為執法人員的進入而停止生產。院子的一個角落,堆放著15塊已經加工好的豆腐塊,每塊直徑1米、厚約20釐米,院子里飛舞的蒼蠅常常在這些豆腐塊上落腳。更讓人噁心的是豆腐塊上方是一根橫繩,上面晾曬的衣物甚至包括了襪子、內衣、抹布等,沒有曬乾的衣物時有水珠落下,滴在下方的豆腐塊上。
   加工豆製品的房間更是污水滿地、蒼蠅亂飛,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酸臭,這樣的環境讓人不願多待一秒鐘。執法人員相繼進入了6家生產豆製品的作坊,每一家的生產環境都讓執法人員覺得噁心。“這樣的環境下生產的食品,怎麼能讓人放心食用?”執法人員質問豆腐作坊負責人。
   據作坊主介紹,這9家豆製品作坊每家的日生產量在300餘公斤,多被送往胡家廟、朱雀等大型蔬菜批發市場。
  成規模的黑作坊食藥監部門取締有點難
   “六村堡管理所才成立沒多久,我們早期就掌握了鐵鎖村存在黑作坊的現象,初步統計該村有9家加工豆製品的作坊,均沒有任何營業手續。”昨日,未央區食藥監局六村堡管理所負責人表示,昨日現場查處了6家,將生產原材料封存於該村村委會,對成品予以銷毀,並責令黑作坊的負責人5日內自行清理黑作坊,“其餘3家將在近日繼續查處”。
   為何早就掌握了黑作坊的證據,卻遲遲沒有查處?該負責人表示,之所以沒有採取行動是因為在等待六村堡街辦協調多部門大行動,9家黑作坊加起來日產量近3噸,僅靠食藥監部門打擊有一定難度,他們能做的就是求助於街辦,希望街辦協調多部門大行動。
   據介紹,在查處黑作坊的過程中,執法人員多次遭遇過黑作坊閉門不開的情況。“這種情況下,我們就沒辦法強行進入,必須通過公安配合。此外大規模的黑作坊對食藥監局執法人員的人身安全也有一定威脅。”該負責人稱,“很多次我們前腳剛走,黑作坊又重新購買設備繼續加工,違法成本很低。要想從根本上打掉黑作坊,特別是像該村這樣大規模的黑作坊,需要多個部門聯合起來才能有效。”鐵鎖村一位負責人也表示,去年冬季時就發現了黑作坊的存在,村裡也曾告誡過作坊生產者不要違法經營,但對方並沒有理會。 本報記者 謝濤
  >>編後
  打擊黑作坊怎能等了又等
   黑作坊的危害眾所周知,黑作坊多生產一天,就意味著會有更多的劣質食品流入市場,也就意味著有更多的消費者會受到黑作坊食品的危害。豆製品黑作坊在被髮現後,有的還能夠存在四五個月之久,不禁讓我們有些“吃驚”,為什麼對它們的打擊這麼遲?
   昨日,食藥監部門也吐露了自己的難處:有心無力。我們不否認打擊黑作坊有一定的難度。比如黑作坊沒有生產經營許可,隱匿在某個角落閉門作業,分散度高,難以發現。比如黑作坊場所簡陋,設備設施簡單,執法部門查處時,雇主易逃匿,換個地方又重操舊業等等。還有,有些監管部門力量薄弱。
   但這些“困難”,不能成為放任黑作坊的理由,打擊黑作坊也不能只靠等待一次次的“大行動”。因為在相關部門的等待中,這些黑作坊並沒有停止生產,它們的產品正源源不斷地送往多個大型批發市場,進而走上市民的飯桌。
   老百姓不是專家,不可能辨認出所買的豆腐是不是來自黑作坊。最好的辦法,便是將這些不衛生的食品消滅在源頭。如何能夠在日常監管中及時發現黑作坊,如何能夠有效、迅速地多部門聯動,將黑作坊鏟除,這是相關執法部門亟須解決的問題。
  (原標題:村子里藏著9家豆製品黑作坊)
創作者介紹

香蕉

pk53pkrov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